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清韵逝者组诗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7 分类:恐怖小说
《谛听,或守望》
  
   ----给玛吉阿米
  
   身影止于湖畔,犹如一朵寂美的格桑花
   合上纤细睫毛,一瓣心语打开命运度牒
   荒凉深及腰际,吞噬骨缝中信仰
   天空呆滞,隐喻贴地匍匐 
  
   冰凉湖水隐藏佛性。你不想知道佛语赋予他黄冈癫痫并发症人的意义
   只想把他溺水的衣袂打捞,晒干,让一场致命之情
   裸露于众。合着风沙与眼泪在佛坛废墟祭奠真爱
  
   如此动情。禅意止于一次依依别离
   止于一顶闪耀桂冠。只可惜,他墨迹未干的诗行上
   阳光,雨水,湿润土壤已被世俗扼杀
   一场并不完美的爱情结集
   死于一块政治交易的遮羞布
  
   天堂路远。以至于高原凛冽山风
   让湖水腾不出更多湿地供生命入驻
   你甘愿化作一片青草地,给牦牛以琼浆
   给鸟兽以翅膀,让那个多情的康巴汉子策马扬鞭
   用内心不灭的情火,承受你来临的重量
   把你一双望眼欲穿的眼眸惊醒
  
   《煤油灯》
  
   ----给奶奶
  
   乡村冬夜
   黑而冷,大而空
  
   因为怕黑,你在窗前置一盏灯
   因为怕冷,你在窗上糊一层纸
  
   守着窗子,守着灯
   你摇车纺线,我看书写字
  
   呼啸北风止于之窗外
   一灯如豆,足以豢养春光
  
   怀旧情愫,再也点不亮
   荒芜岁月里的那盏灯
  
   突然就怨恨北风
   把窗纸撕破,把灯摁灭
  
   你被岁月之刀撂倒之后
   我的路越走越窄
  
   再也没有可以相守的人
   再也没有可以暖心的灯
  
   时光匆忙。岁月沉重
   谁为迷路的人,再点一盏灯
  
   《那个叼烟斗的老哥》
  
   ----给古渡
  
   此时,我的心
   如窗外天空,灰暗,阴冷
   那个叼烟斗的老哥
   于十月八日晚八时微笑着走了
   不管你经历过什么,现在
   你为自己放了长假
  
   你安静地躺在那里
   等活着的人前来吊唁,告别
   仿佛在感受别人的悲戚与死亡
   而与你无关
   我的哥哥,此时我啥也不想说
   因为我看见你的名字
   在诗歌中节节拔高
   如我种下的庄稼,一定会开花结果
  
   我是布衣,是你的兄弟
   在豫中平原腹地种植庄稼侍奉土地
   触摸泥土的温暖咀嚼粮食的清香
   谁料一场连绵秋雨超过了我午睡的时间
   我的心跟着也暗了,冷了
   并长满曲折疼痛
  
   郑州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 生活在这诗歌的古国
   我们都是风雅颂的子民
   是唐诗宋词的子民
   在八千里路云和月中
   如一只小小的蝼蚁,举着生活的巨卵
   在吟哦中推动着命运之门
  
   如今你突然丢下弟弟独自走了
   我只好把那枚和你一样的烟斗再次点燃
   西安哪里治羊癫疯 让诗意的信念,在豫中平原
   一个叫古桥的地方,薪火相传
  
   2017/10/9晚于布衣斋
上一篇:一碗稀饭
下一篇:轻舞西北小镇